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 >

单县抗战战事史料汇编:单县战事

发布日期:2022-01-05 00:11   来源:未知   阅读:

  1938年7月2日( 农历六月初五), 日军第五师团国琦部500余人, 沿单砀公路向单城侵犯。途经马良集时, 遭抗日义勇队第二总队的伏击,死伤一部;日军进至单城东南龙王庙又遭到当地群众的袭击,击毙掉队日兵1人,缴获步枪1支。在日军即将侵抵单城的关键时刻,单南抗日自卫队队长吴云汉、副队长段景尼带领自卫队员60余人到张知楼至南旧关之间阻击日军, 第一战斗小组阵地被敌炮火击中, 张多隆牺牲,周灿居等受伤,自卫队撤出战斗。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89页)

  1939年12月初,“七路”暂编第三旅旅长刘则龄率部四个团2000余人, 侵入抗日根据地四座楼、郝平房、芦集、朱新庄、门庙、吴溜等20余个村庄, 强迫当地群众修工事,筑碉堡, 挖壕沟。为防止形势进一步恶化,苏鲁豫边区党委和苏支司令部于1940年2月将苏支三大队调到石村集、李楼、张庄、郭楼、宋刘楼、惠庄一带, 宣传抗日政策, 对刘仍持友好态度。刘则龄不听劝告, 并扬言要与八路见高低, 气焰嚣张。为了震慑刘部, 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苏支三大队1500余人和铜北、丰北两个独立营及各区中队、武工队配合行动,给刘则龄部以毁灭性打击。3月6日拂晓, 苏支主力突然将刘旅包围, 九连一举攻入旅部, 刘部乱作一团, 苏支发起全线总攻。刘部得知旅部被歼, 不战而逃。苏支紧追不放, 其中一股刚逃至许堂寨里, 就被伏军四面包围。刘军大部被俘,少数突围逃至蒋桥, 又遭伏击。激战3小时, 毙伤敌团长刘家赞以下20余人, 俘敌团长刘生尧、参谋长朱时仁以下官兵1000余人, 缴获机枪4挺、步枪1000余支、战马10匹、子弹一宗, 刘则龄及少数随从潜逃。

  1939年初,七路朱世勤率一个营约500人驻在王寨村。是年农历十一月三十日夜, 驻金乡、鱼台的日军向朱部突袭,十二月初一清晨5时, 将王寨村团团包围, 先枪杀了东、西门的哨兵, 接着就以猛烈火力向村内扫射。朱世勤官兵奋力抵抗。9时许, 日军放了毒气和燃烧弹, 毒气熏天, 有的房屋起火朱部与群众混在一起往外跑, 仅两个多小时死伤500余人( 其中伤亡群众100余人)、军马30余匹、耕牛20多头, 烧毁房屋百余间。下午2时许, 朱带一个排往西南突围, 战斗一直打到晚上7时左右, 共歼日军130余人。待突围进张堂村北柏树林时, 只剩下朱世勤和几个卫兵, 其余有的被打死, 有的被打散。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89-490页)

  常一, 大号常振一, 是第十一区保安旅旅长常振山的胞弟, 有人枪300余。常振山为团长时, 他为一营营长。1940年底, 常振山升任旅长, 部队发展至2500余人枪, 辖两个团、一个独立营、一个新兵营。1942年10月间, 在郭庄寨修筑工事, 安设据点,积草囤粮, 经常到根据地内村庄抢掠抓人。

  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日, 是朱奶奶庙香火大会。常氏兄弟既是庙主又是会首。1941年的庙会, 常氏兄弟特别重视, 常振山亲到大会搭戏台, 请来名冠苏鲁豫皖的“活诸葛”何实戏班登台演出, 同时在广众之前亮相扩大影响。

  八路军十团决定:利用这次庙会之机, 打击常部的反动气焰。为了麻痹常部, 十团开拔到单东驻扎, 意在让常部大胆布置庙会。农历二月十四日夜, 十团急行军赶到霍庄东南之西孙庄、高庄两个村,严密封锁消息。兵力部署:三营准备打击郭庄寨增援之敌, 二营两个连分别化装成农民拂晓前进至何楼、朱奶奶庙、朱庄以北一带的大沙河里,其余部队隐蔽在各盐土岗和西湖柳壕旁边。次日上午10时左右,常部从郭庄寨出来200多人, 从李油坊西北之朱楼过河北进, 尖兵班距部队500米先行。待尖兵班行至太行堤附近时, 大队人马行至河中心。这时, 伏击部队从四面八方突然射击, 二营勇猛出击, 枪声、喊杀声连成一片。敌两挺机枪企图占据有利地形抵抗,未等还击,敌机枪手就被活捉。此时, 敌人已失去指挥, 在沙河里乱跑,多被俘虏。

  此战,共俘敌120余人, 毙伤敌17人, 缴获机枪2挺、步枪130余支、短枪20余支、子弹万余发、战马7匹。打扫战场时, 在何楼西北角的茅草地里,发现常一的尸体。

  常振山知兄弟阵亡, 大哭三天, 并说:“我的双手被截断了。”其嚣张气焰大大收敛。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0页)

  1942年,县青委书记王保生( 化名任旭华) 带领工作组到殷庄。是年3月7日,“七路”保安团长侯效亭带领300余人进殷庄。殷庄自卫队员撤至寨内的大院,登上四角炮楼抗敌, 敌无法靠大院,便放火烧房, 一时火光冲天,院墙和炮楼被火包围, 热气蒸人, 队员难以忍受。这时群众主动提水泼墙,浸湿棉被让自卫队员顶着坚持战斗。中共党员、农会主任把土炮架到大院东北墙角,对准敌人连放几炮后才将敌人压了下去。

  自卫队与敌人打响后, 区委书记齐宪堂一面立即向军分区报告敌情,一面带领区中队30余人赴殷庄增援。拂晓, 军分区骑兵连从北面与敌打响, 湖西干校30余名学员从郝平房向殷庄东南包抄过来。此刻, 敌人已处于四面包围之中。经半小时激战, 毙敌40余人, 俘敌30人。侯效亭见势不妙,率部突围,区中队和干校学员狠打猛追不放。敌人退到殷庄南开阔地时被骑兵连纵横冲杀, 歼其大部。侯团溃乱, 各自竞相逃命, 侯效亭带少数卫兵逃到黄菜园一家地主院内死守, 区中队、干校学员四面包围, 组织强大火力进攻, 侯效亭带领残部缴械投降。

  此战, 共毙敌40余人, 俘虏团长侯效亭以下官兵80人, 缴获机枪3挺、步枪70余支。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第490-491页)

  1941年春, 反动会道门头子田生水( 田小辫子, 单县黄堆集人)、刘景中( 单县时楼乡王门楼人)在金南、单东抗日根据地秘密发展会道门组织,他们打着“自卫保家”的招牌, 拉起人马, 反对,反对抗日人民政府。1941年7月底, 田生水等与地方军朱世勤、时锡九相勾结, 组织暴乱, 在金乡东南的鲍楼、司马、化雨集、周大庄及官路边杨庄和单东北的黄杨庄、樊庙、桑河、陈蛮庄一带,蒙骗裹挟数千人, 向抗日军民猖狂进攻;并在金乡大冯庄包围了金乡县抗日民主政府, 抓走了湖西区专员李贞干的父亲, 在马庄活埋了7名中共区、村干部, 又将曹马乡乡长卢绍惠绑送时锡九部杀害。

  当时, 驻在陈蛮庄的教导四旅十团团部和一个营, 也被杆子会二三千人包围。十团政工干部向他们再三说服教育, 动员其好好生产,团结抗日。但在少数顽固分子操纵下, 扬言非消灭八路军十团不可, 气焰十分嚣张。在此情况下, 十团、十一团配合县区武装, 首先集中力量围攻陈蛮庄和桑河的杆子会。绝大多数杆子会会员听到枪声和喊话教育, 放下武器, 只有少数顽固分子被击毙, 田生水、刘景中胁迫一部分人逃窜。接着又摧垮了樊庙、黄杨庄、鲍楼、大王楼、化雨集一带的暴乱者。李贞干的父亲被刘铭盘先生营救出来。暴乱平息后, 湖西专署发出布告通缉暴乱的罪魁祸首田生水和刘景中。

  1943年春, 芳桂区区长卢绍善带区中队, 在黄寺集上, 将田生水、刘景中抓获, 不久在终兴区王小庄公审后处决。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1页)

  1941年8月初, 教四旅在地方武装配合下, 平息杆子会暴乱后,朱世勤和丰、砀两县地方军头目共同策划, 联合进攻单东抗日根据地, 并派其主力常振山团侵占黄岗集东黄庄,陈伯扬团侵占陈蛮庄,丰县军侵占刘元集和赵庙。砀山军也向北移动到朱集以南张庄一带, 他们扬言要为杆子会报仇,反动气焰甚嚣尘上。

  8月11日拂晓, 朱世勤率陈伯扬团侵占了陈蛮庄, 陈团辖三个步兵营和一个炮兵营, 总兵力800余人枪, 另外有部分杆子会残余人员胁从。8月14日, 教四旅决定当晚攻打陈团:十团三个营担任主攻, 十一团在吴庙台、杨庄一带设防打援, 各部于夜11时进入预定阵地。

  夜12时发起总攻,一营迅速夺取东北碉堡, 占领了碉堡以南100米地段。二营攻击受阻, 三营虽然攻入寨内, 因地形不利, 迫使退至第一道工事。十团团长肖明听取战情汇报后, 做出“相机进攻”的指示。天亮后, 敌人设在中心位置的迫击炮向三营阵地轰击, 教导员和几名战士负伤,前沿一、三营亦攻不上、撤不下, 情况非常危险。这时, 肖团长命令:一、三营统归一营长肖善明指挥。正当两营干部商讨作战计划时,肖营长不幸牺牲,在此紧急关头, 两营干部当即推举三营长程华亭指挥。

  8月15日上午10时许,再次发起总攻。19挺机枪集中射击,压制敌人火力。步兵连则以排为单位组成突击队, 往西冲击。三营将仅有的一个燃烧弹射向敌人碉堡, 敌人见火起, 惊慌失措, 突击队乘机在喊杀声中迅速冲了上去。敌人见败局已定, 仓惶逃窜, 程华亭命一部兵力向西追, 另一部兵力向东南纵深进击。

  中心点上的敌人弄不清情况, 看到西北角据点的敌人逃走, 便惊恐万状,无心再战, 也纷纷拥向东寨墙跳水逃命。这时,尚有一股敌人占据东大门里的一个大院负隅顽抗。三营迅速向东扩展, 抢先堵住院门,200余敌人全部缴械投降。一营的两个连和二营也分别出击, 俘敌一部。11时战斗基本结束, 朱世勤、陈伯扬等数十人逃走。此战共毙伤敌200余人, 生俘敌副团长以下500余人,缴获机枪、步枪456支( 挺), 迫击炮2门, 战马50余匹。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1-492页)

  1942年4月12日夜, 盘踞在砀山、单县、虞城的日军千余人伪军2000余人,动用汽车百余辆,分南、北、西三路向八路军教四旅十团驻地单县黄顺堤、朱破楼地区实施合围。为了保存实力, 待机破敌, 十团向东南方向转移。当日半夜由驻地出发,15日拂晓进至岳寨附近时, 发现杨黑楼方向尘土飞扬,汽车轰鸣, 该团判定是敌人汽车大队出动了, 遂令十一连阻击该敌, 掩护团主力继续转移。

  十一连接受任务后, 立即沿黄河故道大堤向岳寨跑步前进, 抢占岳寨东北堤口阻击敌人。刚占领堤口, 敌先头汽车已开到堤口前, 该连用手榴弹将敌先头的4辆汽车炸毁。车上日军突然遭打击, 慌忙从汽车上跳下, 企图抢占大堤。十一连凭借大堤, 居高临下, 集中全部火力猛烈射击, 打得日军慌忙后退。接着敌人迅速集中兵力,与十一连形成对峙。

  8时许, 敌约一个中队兵力由西杨庄向十一连阵地发起冲击。该连依据有利地形, 待敌进至堤前约30米时, 突然以猛烈火力向敌射击。敌遭突然打击,伤亡惨重, 经20分钟激战, 将敌击退。十一连以火力追击, 又歼敌一部。9时许,敌以一个中队的兵力从西杨庄、姬楼分两路向十一连阵地发起冲击, 企图钳击该连。十一连即以一部兵力占领侧后堤口, 阻击迂回之敌。全连指战员斗志昂扬,沉着应战, 激战一个多小时, 击退敌多次进攻,毙伤敌百余入。敌人不甘心失败,接着又出动3辆装甲车掩护步兵攻击。指导员何渠若鼓动大家说:“同志们, 沉住气,准备手榴弹, 坚决守住阵地。”指导员话刚落音, 员、四班长刘玉田迅速隐蔽地冲下大堤, 机智地绕到敌装甲车一侧, 敏捷地投出一束手榴弹,敌第一辆装甲车被炸毁。此时,敌人第二、三辆装甲车互相掩护, 交替前进,继续冲向堤口。连长正准备命令爆破组前去爆破, 忽然, 负了伤的卫生员、员刘道德奋不顾身冲向装甲车,他使尽全身力气, 向敌车轮处投出一束手榴弹, 将第二辆装甲车击毁。第三辆装甲车向刘道德射击, 刘再次负伤, 装甲车向刘道德冲来, 轧过他的身体, 冲进堤口疯狂地扫射。连长当即指挥爆破小组, 将敌第三辆装甲车炸毁, 敌人数次进攻皆被粉碎。

  战斗至此,主力部队已安全转移, 十一连胜利完成阻击任务。11时许,部队交替掩护, 沿着大堤向西南方向边打边撤。突然,听到西南孟寨方向响起敌机枪声, 同时朱庄的敌人用小钢炮向十一连阵地轰击, 该连已被敌人包围。此时, 部队又饥又累,情况十分危急。于是, 连指挥员决定: 抓住时机,随时准备突围,号召全连指战员要有勇敢顽强的斗争精神, 就是打到只剩下一个人, 一支枪也要突围出去。随后, 连队沿大堤利用有利地形, 分别向西南运动。

  二班长杨勇智带领全班, 一举冲向一个堤口, 战士赵吉祥用刺刀刺倒一个敌人。堤下敌人的炊事班,吓得不知所措, 拔腿就跑。二班乘势突了出去。一班长判断枪声一响, 敌人一定会堵住这个缺口,于是他没有从二班突破口上突围, 却带领一、三班从敌汽车队的间隙中突了出去。正当敌人注意力集中在一班突围方向的时候,连长、指导员趁着黄河故道上刮起的一阵大风沙, 迅速机智地突出敌人的包围, 胜利与团主力会合。

  十一连与日军激战6个小时, 毙伤敌300余人, 击毁装甲车3辆、汽车4辆。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2-493页)

  1942年5月4日, 日军1000余人, 伪军500余人,调集坦克200多辆, 突然包围了潘庄朱世勤部。在朱部发现敌情的前日夜,八路军联络参谋曾预先通知军朱世勤部日军有扫荡的动向,但未引起朱的重视。早晨, 朱世勤召集会议, 外围部队时锡九、周鹤村、常振山及段海州带卫兵参加会议。正待开会, 即在潘庄北四里郭桥发现日军汽车运动, 始知军情紧急, 朱决心抗敌守卫潘庄。时锡九等皆以外出调动部队增援潘庄为名离开潘庄。这时, 日军开始用大炮向潘庄北、西两面猛烈轰击,意在逼迫朱部外撤再乘机追歼。参谋长刘星南等表示愿与朱生死与共,朱世勤更加坚定信心, 愿与潘庄共存亡。

  日军炮轰一小时后, 见朱部不撤, 乃向潘庄合围。此时, 朱部外围部队都不战而逃, 潘庄已形成孤军作战之势。上午11时许, 合围日军步兵凭交通沟向寨围逼进, 坦克、装甲车逼临围墙。朱知外援无望, 气急之下, 亲赴围墙督战。西门战斗激烈,部分日军突入, 朱世勤即组织兵力反突入之敌,复夺西门, 并命陈伯扬率部从北面试突, 陈乘机逃跑。日军进攻更加猛烈并施放毒气, 朱部军心动摇,西门复陷。朱部官兵伤亡惨重, 节节后退。朱略加整顿, 决计向东南方向突围。朱世勤突出潘庄后中弹牺牲, 副司令郭志彬、参谋长刘星南等亦阵亡。所属官兵除少数突围外, 大部血沃沙场。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3-494页)

  1942年5月中旬, 军高树勋、米文和部各一个军进驻湖西抗日根据地,驻防单东东平楼、时楼、牛河、张堂、王寨等一带村庄。中共湖西地委根据冀鲁豫区党委指示精神, 以友军礼遇, 主动与高、米军通报情况, 派代表欢迎慰问。6月中旬, 日军调集济宁、金乡、鱼台、单县、成武、曹县、菏泽等处数千名日伪军进攻高、米军。高、米军与日伪军激战一天, 双方伤亡惨重。高、米军弃尸数百具南撤, 日伪军也狼狈撤到单城、金乡等地。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4页)

  1942年7 ~ 8月间, 第十一区专员兼保安司令曹班亭为扩大地盘,“蚕食”抗日根据地,将驻守单西铁牛张庄的周鹤村团调驻单东南刘辛庄。恰在这时, 军分区十团500余人正驻该庄。周团无奈, 改驻刘辛庄西南之张辛庄。为了联合抗日, 十团以礼相待, 尽量避免与周团摩擦,但周鹤村却暗地勾结日军向十团挑衅, 一再写信叫十团撤走, 有意制造摩擦。这时, 单城日军正准备扫荡单东南并寻找军分区主力部队作战。据此, 中共湖西地委、军分区决定:十团让出刘辛庄,在日军扫荡之前, 给周鹤村以毁灭性打击, 粉碎日伪的联合进攻。十团于8月31日夜撤出刘辛庄,并令二营和镇堤区中队撤至陈草庙隐蔽待命。

  9月1日, 周鹤村团800余人进驻刘辛庄, 配有迫击炮2门、轻机枪20余挺、步枪600余支。

  9月2日下午, 十团团长肖明率三营从柴王楼向刘辛庄方向运动,与驻陈草庙二营会合。夜11时许, 各营进入指定阵地。二营七连进至刘辛庄西200米处时, 捕获了两名流动哨兵, 从其口中得知周团兵力部署和当晚口令。七连战士冒充敌哨兵冲进庄内, 当进到庄中心时, 忽然发现敌巡逻兵, 战斗就此打响,时值深夜, 十团趁机快速发起总攻。守敌从梦中惊醒, 听到枪声四起, 吓得乱作一团。六连很快突破围墙攻入寨内。守敌百余人向六连扑来, 七连从敌侧后冲上来,协同六连用刺刀、手榴弹将敌歼灭。周鹤村率众退守刘家大院负隅顽抗。六、七连猛烈攻击, 歼敌大部, 俘敌20余人。周鹤村被击伤, 带领残部70余人退至另一个大院据守。七连战士从院后挖墙进去, 用机枪封锁住了敌人的退路。这时,几名战士勇猛登上房顶, 手榴弹在敌人中间开花, 在一片“优待俘虏”“缴枪不杀”的喊声中, 院内敌人一个个放下武器缴械投降, 周鹤村和一营营长许藉安被擒。

  从庄东突围的另一股敌人, 亦被三营歼灭。共毙伤周团100余人, 俘500余人, 缴获迫击炮2门, 机枪、步枪500余挺( 支)。清晨,待单城日军逼进刘辛庄时, 十团已胜利转移。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4-495页)

  伪琴山区是日伪加强单城周围伪化统治, 重点武装起来的一个区。该区辖两个中队150余人, 火力较强, 驻守南旧关贾家地主庄园。村外寨壕围绕, 全村走一个寨门,易守难攻。加之又在日军眼皮底下, 故在日伪军心目中, 这是一个安全之地。

  1942年农历六月初十, 教四旅十团决定:派二营营长陈占英和侦察参谋杜恒灿率六、七两个连,配合琴山区中队50余人奇袭伪区中队。是日傍晚,部队从辛羊庙南之李井出发, 沿太行堤向西运动,天黑时在羊圈村与单西南琴山区中队会合, 商定了作战方案:陈占英率六连担任主攻, 七连抽一个排为预备队,另两个排配合琴山区中队布防在南店子北面城堤上的三个路口, 防单城内敌人增援。夜12时左右, 分别进入阵地。12时半, 六连发起突袭, 一举攻入院内,敌多数未来得及抵抗就当了俘虏。伪区长朱五基企图跳墙逃窜, 刚爬到墙头上未等站稳脚跟, 即被击毙。战斗从打响到结束仅20分钟, 敌伪区公所及其第二中队共60余人全部被俘, 缴获长短枪50余支、轻机枪1挺、子弹3000余发及文物一宗。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5页)

  1942年12月下旬, 日军调集1万余人, 对湖西抗日根据地进行了一次规模空前的拉网大“扫荡”。

  12月初, 日军三十二师团长井出铁藏亲到金乡视察, 指挥日伪军挖通金单、金鱼公路沿线的封锁沟; 沿线伪军据点换日军把守; 将济南骑兵千余人调至金乡地区集结; 将徐州十七师团七十七联队1700余人、汽车30辆、骑兵300余人分别调至丰县、沛县地区集结; 将济宁三十二师团二二三联队的1500人调至金单公路沿线各据点; 将砀山、马牧骑兵第四旅团500余人调至鱼台; 将菏泽之敌2000余人、汽车20辆、骑兵200余人调至单县集结; 将成武之敌300人、汽车17辆调至单南黄岗集; 将商丘、砀山之敌2500余人调至虞砀之间的黄河故道一线, 并指令商丘、兖州、济宁的伪军孙岚峰等配合行动。12月18 ~ 19日, 敌人首先扫荡了砀北地方部队蒋嘉宾部,20日即对湖西中心区形成包围之势。

  这时, 湖西地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正为庆祝教四旅与湖西军分区合并、实现党的一元化领导, 在单东北常集召开庆祝大会。地委、分区机关驻北常集, 专署机关驻朱方楼,十团驻黄顺堤、戚集一带, 十一团驻丰西便宜集一带, 三县大队驻单南张下庄。由于日军严密封锁消息, 直到20日下午敌人向根据地进犯时, 才获得确切情报。军政领导机关立即研究对策决定分散转移, 跳出敌合击圈。部署是: 旅直为一个梯队, 带领一个警卫连向北转移; 地委、分区为一个梯队, 随干校行动;专署为一个梯队, 由十一团掩护向东北转移。各团除以部分兵力掩护领导机关外,其余则分散以连为单位与敌周旋。当日夜, 地委驻时寨, 专署驻马桥, 旅直驻北常集。此时,十团发现敌人从黄顺堤向终兴方向运动, 于是, 十团一部与三县大队向北转移,肖明团长带一部向东北方向转移,十一团和专署机关在同一时间进驻八大庄,单县县委从终兴南杨庄转移至王楼,曹芳工委驻单东北王寨。

  21日拂晓前,敌人西从黄岗、东到丰砀边境一线, 展开战斗队形, 从南向北搜索进逼。早晨9时许, 数路日伪军三四百人一路, 手持太阳旗, 摇旗呐喊, 疾进而来。在此紧急关头, 专员李贞干下令向蔡吴庄方向转移。当行至蔡吴庄的路沟正往东拐的时候, 八大庄响起枪声。肖明团长因尾随部队路过八大庄, 被敌骑兵冲断, 他带着警卫员从路沟里向专署方向赶来, 适巧西北方向是一片开阔地,李专员即命令往西南朱大庄方向道沟转移。这时, 日军已从马桥和朱小楼之间围攻上来。李贞干以身作则边打边突, 当冲至周集东南王林时, 遭敌三面突击。虽经顽强抵抗, 终因寡不敌众, 专员李贞干、团长肖明壮烈牺牲, 文教科长任子健、公安局长王鼎成、粮食科长渠柏奎、财政科长张松坡、警卫连指导员葛青兰等20余人以身殉国。张金波在马桥通往朱大庄的抗日沟里组织警卫连阻击敌人, 三面受敌,损失较重,有十几位干部、战士牺牲。专署机关及警卫连经过激烈战斗, 从西北方向突出重围。

  十团一部在政委方国南( 安)、参谋长郑统一的带领下, 在安德庄阻击敌人, 毙伤敌一部后,主动撤退。下午与程华亭领导的丰、单、砀三县大队在金南薛洼会合。这时, 敌人已尾随上来, 他们边打边撤, 从薛洼西、连店以东向西南田楼、芦墓方向猛突, 胜利突出重围。

  十一团从八大庄撤出后, 向金南谢楼等地区运动, 下午4时左右, 转移到金乡陈高庄以南司马集一带时, 遇上地委和旅直机关。当即布防阻击敌人, 与敌激战一个小时, 掩护地委、旅直领导机关安全突围。天黑以后, 扫荡之日伪军逐渐收缩队形, 选择宿营地。敌人所在村庄, 村内都点起火堆。十一团指挥员判定:凡燃火村庄, 定有敌人。于是, 凭借地形熟悉、群众支持和抗日沟作掩护, 十一团、地委、旅直等机关从敌人空隙中由金南向丰北十字河方向突出重围。

  21日晨, 单县县委发现敌情, 即从终兴附近王楼向平城庵转移,又发现敌人北犯, 随即从抗日沟内与逃难群众一起向西转移, 在群众掩护下安全脱险。21日上午, 曹芳办事处和工委带领区干部从王寨向北转移, 到达金南陈高庄一带, 于当夜向东南黄堆方向突围出去。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5-497页)

  1943年5月4日, 李仙洲亲率二十八集团军总部、直属部队、九十二军军部、二十一师、暂编三十师、暂编五十六师、一四二师四二四团, 由阜阳经砀山进入单砀边境, 驻扎于宋刘楼、武河、国楼、陈集一带。到来之后, 除抓夫、抢粮外, 还寻衅闹事。

  湖西军民本着“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 对其采取“先礼而后兵”的策略, 军政部门首先主动与其联系, 通报情况, 派代表欢迎、慰问, 在其经济困难时予以接济, 以争取李团结抗日。

  1943年5月下旬, 日本侵略军集结日伪军3000余人, 汽车60余辆携大炮、坦克, 准备对李仙洲发动进攻。获此情报后, 湖西党组织通知李仙洲, 劝其转移。李以为想借日军把他吓跑, 举棋不定。不久, 日军向国楼、武河、宋刘楼一带发动进攻, 双方激战一昼夜, 李军伤亡惨重, 日军也受到很大打击。战斗打响后, 湖西军分区组织部分武装在外围牵制日军, 并在日军回城的路上设伏阻击, 歼敌一部, 截获被俘李部官兵百余人。

  战后, 李仙洲即分兵转移, 九十二军军长侯镜如率暂编五十六师、一四二师一部转移到丰砀边及丰北; 李仙洲率集团军总部、二十一师、暂编三十师转移到单县南部, 驻扎黄岗一带并进一步转移到单、曹、成边境地区。这时, 李仙洲的面目进一步暴露:积极策动地方武装, 驱歼湖西地方人民武装, 解散群众抗日组织, 抓丁抢粮, 杀害抗日工作人员;6月中旬, 又乘日伪军“扫荡巨南地区之机, 以其主力并配以地方武装部队约2万人之众, 向湖西地区发起大规模进攻。

  冀鲁豫军区乃集中二、五、六分区主力和六分区地方部队5000余人,由六分区司令员王秉璋统一指挥, 组织反李战役。自6月21日起至8月25日止, 历时两个多月, 大小战斗96次, 毙俘李部官兵计5000余人,粉碎了蒋介石、何应钦控制山东、建立敌后阵地、切断华北与华中联系的企图,且开辟了南北50公里、东西25公里的地区, 建立了两个抗日县政府和两支地方武装, 使冀鲁豫中心区同湖西地区连成一片。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7-498页)

  1942年12月, 日军对湖西地区抗日根据地进行万人大“扫荡”后, 在单城东枣庄集增设了大据点,派汉奸团长陈万福和张杰玉先后坐阵, 还派一小队日军盘踞, 控制着单东和曹芳地区的所有据点。为分化瓦解这里的伪军, 采取“打进去, 拉出来”的策略。先后派员时念恕当了枣庄集伪团部的文化教员,派员吴本固当了汉奸中队长, 员杨淑寅先后担任了伪曹马区区长盛效先的助理员和陈庙据点的文化教员。这些红心白皮干部, 对掌握敌情、瓦解伪军、孤立和打击日本侵略军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1943年秋, 金曹县委为打击枣庄集据点日军的嚣张气焰, 震慑其他据点的伪军, 与十一团进行了周密研究, 并事先通知安德区中队和地下党员吴本固密切配合行动。10月19日8时,吴本固按既定计划带伪军中队到枣庄集正北三里路的牛河村“催粮”, 被安德区副区长杨德玺带领的区中队迎头“打”了一下,伪中队仓惶返回。伪中队长吴本固气喘吁吁, 向伪团长陈万福(黑杂九)和日军小队长报告, 要求“皇军”派兵聚歼。日军信以为真, 火速让吴本固为前导,21名日军倾巢出动, 伪团长陈万福率部急奔牛河。十一团团长戴元仁率一个连事先埋伏于八小庄北侧刘庄、阚庄, 张网以待。区中队在牛河作诱饵与日伪军交火后边打边退。当日伪军进入伏击圈后, 突然枪炮齐鸣, 伪军见势不妙, 抱头鼠窜。21个日军被截在一条路沟内, 打死19个, 跑到桑河据点1个, 剩下1个藏在坟地里, 被吴本固“救”走, 送往单城日军司令部。日酋称赞吴本固“英勇“亲善”。此战,共缴获日造新型机枪1挺、步枪20余支、日式匣枪1支、弹药一宗。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8页)

  1943年,地方军朱启周团及杨楼区中队500余人盘踞岳庄据点,抓丁抢粮, 大修工事,残害群众,侵犯抗日根据地。

  岳庄据点位于单砀公路西侧,朱部进驻后重新修补了寨墙,开挖了壕沟,重修了炮楼;沟底密插尖桩,紧靠里沟每两米挖一单人掩体,最外层设鹿呰, 路口设吊桥; 四门两侧各一座3米高的砖砌炮楼; 四角和东、北、西三面寨墙中间也筑有土木结构的炮楼, 皆容纳十余人。

  是年11月7日, 湖西军分区调集十团700余人, 单县县大队200余人, 吴溜、蔡堂区中队50余人, 准备拔除岳庄据点。十团团长李金安率部于当天晚上8时许占领了岳庄周围的村庄。朱部发现被包围, 才慌忙部署兵力, 朱启周带一个排亲自督战。

  当晚, 战斗打响。十团三营一个排在机枪掩护下, 架梯越墙, 突然梯子折断, 战斗暂停。十团连夜进行土工作业, 挖成6道战壕直通敌寨。次日, 调整了兵力部署,一营在西牵制敌人火力, 二营六连分三个梯队强攻突破东南缺口。

  9日下午6时, 十团退出阵地进行战斗动员, 留下县大队和区中队监视敌人, 守敌则乘我主力撤离之机, 挖洞逃跑。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8-499页)

  1943年农历十二月八日, 日军中队长绿岛大尉带领日军一个中队、伪军两个中队和骑兵一部共400余人, 分两路出单城“扫荡”,一路经范堤口直奔周庄,另一路经花园等村直插汤楼。太行区区长段景尼、区委书记段培元发现敌情后,当即商定:段景尼带区中队监视敌人, 段培元带通讯员向十团报告情况。与此同时,汤楼民兵袁有义、黄延福等十余人也赶到十团报告。

  十团分析敌情后决定: 乘敌进行分散抢粮之际, 歼灭之。于是命令十一连迂回到汤楼以北实施主攻; 十二连到汤楼以西于庄、马楼一带切断日军北逃范堤口据点的退路, 从侧后阻击敌人;八连和太行区中队攻占曹庄、曹楼后, 占领汤楼东南有利地形, 尔后向汤楼进攻;六连为预备队。

  上午10时许, 各连分头向敌运动。11时, 十一连首先与敌打响,并迅速占领了汤楼东北之抗日沟。七连与太行区中队攻占了曹庄, 十二连占领了于庄、马楼后向汤楼西北出击, 歼敌一部, 残敌缩回汤楼。七连和太行区中队乘胜追击, 从汤楼东南角突入村内, 与敌人展开激烈巷战。敌人一片混乱,仓惶向北逃窜, 溃不成军, 抢夺的衣物、粮食等丢弃得到处皆是。太行区中队通讯员刘福伦奋不顾身,猛追逃敌, 只身冲到汤楼西北角一条抗日沟里, 端着机枪向敌扫射, 不少敌人应声倒下, 刘福伦也身中数弹壮烈牺牲。当敌逃到阎庄附近时, 被十一连追上, 双方短兵相接, 展开了白刃格斗, 歼敌一部。残敌转而又从阎庄向北突围,企图经过单庄往马楼逃窜。十二连迎头阻击, 打死、打伤日伪军一部,敌向北突围受阻, 便转头向西, 十二连奋力阻击, 副参谋长李雪身先士卒, 带领战士往返冲杀在枪林弹雨中, 先后打退敌人四次冲锋, 在争夺有利地形时不幸壮烈牺牲。

  此时, 七连、十一连攻入阎庄东南抗日沟内, 歼敌30余人。后遭敌入火力压制, 多次冲锋受阻,双方处于相持局面。为迅速消灭这股敌人, 团部调六连投入战斗。当六连跑步赶到汤楼时, 敌人已将十二连阵地突破, 向范堤口方向窜逃。团部即令六连、七连、十一连分三路追击, 六连在后花园村南歼敌50余人,日军中队长绿岛被击毙。经6小时激战,战斗胜利结束。

  此战, 共毙伤日军30人、伪军近百人, 缴获轻机枪3挺、步枪100余支、战马30匹、子弹一宗。十团及地方武装共伤亡40余人。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499-500页)

  十一区专员兼保安司令曹班亭部, 原盘踞于单南黄河故道之李楼、柴庄据点。1944年5月7日, 在十团打击下不战而逃。在单西高杨庄一带,经过短期整顿,5月16日率3个团、1个特务营和1个手枪队共2700余人, 移防驻至单西北前后张楼、刘草庙、鲍庙、陶庙一带村庄。当时陈伯扬团700余人驻守刘草庙,祁保德团及雷建初团的一个营共1000余人驻守前张楼。曹部进驻上述村庄后, 命令各团拉夫抓丁修工事, 准备长期盘踞。其司令部驻地修筑寨墙一道, 高2.5米, 宽2米。挖围壕一条, 宽6米, 深3米。设南北两个寨门, 门前均设有吊桥,在两门中间设一个大岗楼, 寨四角各修一个土木炮楼, 寨墙上每7米修一个单人掩体, 壕外设鹿呰一层。寨西北角有交通沟一条通向后张楼。曹部到此后, 令部属四处抢掠, 骚扰百姓。

  湖西军分区为了歼灭曹部,为民除害,1944年7月9日, 由副司令员匡斌率领九、十两个团, 调金巨、巨南、成武三个县大队配合, 总兵力4000余人, 在派侦察员化装深入敌穴了解敌情后, 制订了作战方案。具体兵力部署:成武县大队负责打援, 防止白浮图、插花楼、高杨庄及成武县增援之敌;金巨县大队两个连重点歼灭后张楼之敌, 一连攻东北角, 二连攻西北角, 同时警戒前张楼之敌从北面逃跑; 九团主攻前张楼, 一营三连攻东面, 三营九连攻西面, 并占领西南角的林地, 牵制敌人火力,二营五连主攻, 在机枪掩护下从南门突破; 十团和巨南县大队围攻刘草庙、鲍庙、陶庙守敌。9日晚9时左右, 部队全部进入指定位置。

  战斗在夜间12时左右打响。金巨县大队猛攻而上, 后张楼的守军不战而逃, 一股跑至前张楼,其余大部被俘。这时, 其他点上的敌人已被惊动,刘草庙、陶庙、鲍庙守军闻讯突围而逃,敌首曾组织兵力想往北突围,但未得逞,被团团包围。二营五连在机枪的掩护下攻破寨壕, 突破第一道防线,一营三连二排排长田有明带领全排从东北角未修好的碉堡处攻进寨内, 像一把尖刀插进敌人的心脏,敌人腹背受敌,顿时大乱, 溃不成军。九团趁此发起进攻, 号声连天, 杀声动地, 部队从四面八方一齐拥进寨内, 曹班亭等20余人跑到一座楼上负隅顽抗, 被击毙。战斗在凌晨2点胜利结束。此战,共毙伤专员曹班亭以下200余人, 俘敌800余人, 缴获轻机枪5挺、掷弹筒2个、长短枪400余支,电台一部。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0-501页)

  1944年6月20日, 日军80余人、伪军500余人到枣庄集据点, 会同该据点伪军四处抢粮。湖西军分区得知后, 即命令十团将枣庄集据点包围, 防敌将所抢粮食运走, 令单县大队至陈新庄一带设伏, 截夺敌人的运粮车辆。

  22日早晨, 单城伪军2个排押运几十辆四轮大车去枣庄集拉粮, 当进入伏击圈时, 大队长程华亭一声令下, 顿时枪声四起, 喊声冲天, 伪军吓得惊慌失措, 四处隐蔽, 有的藏在车下, 有的跑到群众家里。县大队副队长王福林率先冲在前头, 在一片缴枪不杀声中,34名伪军没放一枪,全部举手投降。此战共俘敌70余人,缴获步枪70余支, 运粮车辆全部被截获, 县大队无一伤亡。

  这时, 分区领导分析认为: 敌人运粮队被截歼, 运粮企图破产, 必寻找军分区主力作战。于是,便命十团撤出枣庄集, 诱敌出动, 在运动中歼灭之。

  22日夜, 十团进驻赵都寺、苗庄、桑河,单县大队驻杨集。次日上午9时许, 日伪军从枣庄集出动了。十团和县大队迅速设伏于赵都寺东、西一带, 赵都寺庄东头有一座庙院, 庙东有一条西南至东北的抗日沟, 庙南、庙北都是高粱地。十团设伏庙内一个连, 县大队设伏在庙西北。上午11时左右,日伪军600多人向赵都寺方向进犯, 前后是伪军, 日军居中间, 气势汹汹而来。当敌人进入伏击圈后,十团集中火力打击日军, 枪声一响, 伪军四下逃窜, 有十余名日军和伪军一部窜入大魏庄据点, 其余日军被包围在庙东北侧抗日沟里。一阵猛烈射击,有50余名日军毙命, 残敌利用路沟负隅顽抗。下午三四点, 日军施放烟幕弹,妄图夺取庙院后再死守待援。发觉敌人企图后, 十团便组织火力出击, 因敌人在沟里, 从开阔地出击目标太大, 伤亡过重, 分区领导遂命令部队撤出战斗,日军乘机占据了庙院。次日中午, 单城日军用汽车分别将赵都寺庙内和大魏应据点的20余名日军接走, 附近碉堡里的伪军摇旗呐喊求援, 日军不予理睬, 仓惶回城。

  此战, 将出动的伪军全部击溃,80余名日军被击毙50多个, 活捉一个日本兵( 名叫小沙)。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1页)

  日军1942年“12·21大扫荡”之后, 在湖西抗日根据地中心挖掘了宽1.3丈、深2丈的“丫”字形封锁沟, 西从单西南郭村集, 往东经范堤口至龙王庙, 折向东北经终兴到曹马, 又从曹马向东北经肖云寺至鱼台, 从曹马向西北经连店到金乡鸡黍集等地, 长达100公里, 沿公路和封锁线月, 湖西各县党、政、军、民紧急动员, 组织力量,在全区开展反碉堡战役。

  在强大军事、政治攻势下, 临河县境内的羊圈,单县境内的大魏庄、陈庙,金曹县境内的曹马集、胡庄、石佛集等碉堡里的伪军, 自动拉响地雷炸毁碉堡缴械投降。其他碉堡多数未经攻打, 便举起白旗投降。广大人民群众踊跃投入扒堡平沟的斗争, 日伪军在根据地苦心经营一年半的封锁线天之内, 除龙王庙据点外, 全部被拔除。

  龙王庙位于单城东南25里处, 是日伪碉堡封锁线上的一个大据点, 驻有伪省警备第六大队200余人。在龙王庙附近的王竹园、刘土城等据点, 各驻伪军一个排, 与龙王庙据点互为依托。龙王庙东南角靠近公路处, 筑有三角碉堡,高达丈余, 可容纳一排人, 庄北修筑方城一座, 墙高3米、宽1米,方城周围有4个碉堡, 另有机枪和单人掩体百余;据点外围有5道工事,2道鹿呰,3道围壕, 壕宽约2丈、深丈余; 据点东、北、西三面是开阔地, 全在敌人火力封锁控制之下。守敌武器装备精良, 工事坚固, 防御体系完整, 气焰嚣张, 扬言龙王庙据点是“万全堡垒”。

  1944年6月29日夜, 十团和单县、临河县两个县大队700余人包围了该据点, 并组织喊话劝降。据点内的伪军在部分顽固分子的操纵下, 拒降顽抗。对此, 十团在继续开展政治攻势的同时, 并进行总攻准备。7月1日夜, 单县大队在敌据点东北面构筑工事, 临河县大队从龙王庙街里的西南方挖通街北民房, 向中心据点接近, 十团一个连同时进入西面阵地, 以防敌人突围; 十团主力从南面抓紧土工作业。经一昼夜轮番突击, 所挖道沟穿越敌人两道鹿呰、两条壕沟, 直逼寨墙下。第二天继续挖修工事, 完善战斗部署。

  7月2日下午4时, 总攻开始。迫击炮弹无虚发, 击中敌要害部位, 轻重机枪一齐开火, 压制敌人火力点。在强大火力压制下, 十团二营立即通过坑道架起云梯, 攀登寨墙。敌人刚一反击, 就遭到痛击, 死伤一片, 缩回碉堡。敌军见火力猛烈, 料难据守, 便弃堡向北突围, 又被击退。此时, 南、北两路夹击, 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 指挥失灵。约半小时激战, 全歼守敌。缴获机枪8挺, 步枪150余支, 战略物资一批。我军仅一人轻伤。

  拔除龙王庙据点后, 县大队乘胜向刘土城、王竹园据点发起攻击。刘土城据点伪军缴械投降,王竹园据点的伪军仓惶逃窜。至此, 湖西区反碉堡战役胜利结束。日伪军苦心经营两年的碉堡封锁线,在一星期内全部拔除。

  此役共拔除日伪据点97处, 平封锁沟200余里, 俘伪军2000余名,缴获1800多支。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1-503页)

  插花楼又名新华楼, 原是牛庄大地主的庄园, 位于单城北7.5公里处济商公路西侧。第十一区专员兼保安司令时锡九部盘踞在此。该据点四周围墙高筑, 上有数百个垛口, 周围设有炮楼、鹿呰,寨门设有岗楼、吊桥, 寨内有大碉堡一座, 寨外挖有三道丈深壕沟。沟外地雷密布, 工事坚固复杂、易守难攻。时锡九曾叫嚣:“插花楼固若金汤。”

  该据点驻有时锡九部3个团, 另有特务营、便衣队、学兵连, 总兵力1000余人。他请日本教官和会道门头子当武术师, 勾结日伪军, 疯狂进攻抗日根据地,杀害抗日军民。

  冀鲁豫军区东进讨逆胜利后, 决定由分区司令员王秉璋率九团、十团、军区七团、骑兵团,配以成武、金曹、巨野县大队及民兵等共约4000人, 拔除插花楼据点。1944年11月23日, 各团( 队)接受任务后, 分别进行临战动员和部署:成武、巨野两县大队主要负责阻击成武、巨野之援敌;七团担任主攻; 金曹县大队和芳桂区中队布防东北方, 阻击芳桂集和金乡县方面的援敌; 十团包围高杨庄陈伯扬部围而不打, 防其增援;九团布防常老家、赵牌坊一线, 伏击敌单城援兵;骑兵团驻朱庄, 相机配合九团行动。

  23日夜, 全部进入指定阵地。为减少伤亡, 决定暂缓攻寨, 抢修工事。待工事修筑完毕, 部队略加休整。次日7时,先由七团从西面攻击, 占领了西面的一个碉堡, 敌拼命反击, 战斗十分激烈。因白天不易进攻, 部队暂停攻击, 又撤退到寨外围困。时部料难以坚守, 便向单城日伪军告急求援。

  24日上午8时许, 日军中尉宇贺神武夫带日军25人、伪军剿共大队和警备队400余人, 从单城出发增援时锡九部, 至常老家南遭阻击, 军区骑兵团分两路迅速迂回敌后, 先断其退路, 然后将其包围于常老家、曹李坑、三里黄庄一带。骑兵健儿纵马挥刀杀入敌群, 伪警备大队长吴振海及百余名伪军毙命,其余伪军大部被俘。宇贺神武夫带残部仓惶逃窜, 被追击包围在前老家村西头院内,接着枪声大作, 手榴弹在院内开花, 炸得日军血肉横飞。经激战, 日军除2人漏网、5个被俘外, 其余被击毙。

  是日黄昏6时, 总攻开始。七团首先从西面发起进攻, 东面部队也顺着交通沟逼进寨墙, 在密集的火力掩护下, 战士头顶湿棉被, 冒着炮火冲了上去,强占了西寨墙一线。同时, 其他三面部队也发起攻击。在四面合击下, 敌人钻进炮楼、暗堡, 拼命抵抗。这时, 冲锋号起, 炮火轰鸣, 敌寨很快墙垣倾倒, 碉堡、炮楼起火, 敌人哀叫求饶, 大部被击毙、俘虏。时锡九在敢死队的掩护下,带着20多个亡命之徒, 从东南角暗道里化装逃窜。经3小时激战, 晚9时战斗结束。共毙伤十一区保安司令部参谋长刘慈轩以下官兵200余人, 歼日军宇贺武神夫以下23人, 毙伪省警备大队长吴振海以下100余人, 俘时部副团长刘道生、营长时培焕以下1000余人, 缴获机枪54挺、步枪1000余支, 救出被押群众100多人。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3-504页)

  1945年3月初, 单县大队驻防孙溜东北樊集。一天拂晓, 县大队刚起床整队后准备出操, 忽然发现西南孙溜村有火光, 并听到抓鸡的声音, 是敌人在孙溜抢掠。县大队当即卸下背包, 准备投入战斗。当时县大队只有两个连在樊集, 大队和连的干部都在分区参加民主练兵大会, 大队部只有程华亭一人主持工作,一连、二连只有朱启文、杨启兰两个副排长主持工作。县大队跑步向孙溜冲去, 赶到孙溜时天色已明。发现孙溜村内有几百名日伪军, 黑压压的一片。县大队只有200余人, 但毫不畏惧,向敌人展开猛攻。一连一排首先突入村内, 击毙伪军一中队长和几个汉奸。日军进行顽抗, 伪军已支持不住, 纷纷越过壕沟向单城逃窜。日军见伪军溃散, 也向城里撤退。两个连越过壕沟, 向城里追击,在追击中又击毙伪军20余人, 一直追到离城三里路的张知楼村前才撤回。此次战斗, 缴获马步枪30余支, 击毙日伪军30余人, 敌人抢掠老百姓的财物都被夺回, 归还群众。县大队刘传贵、史西元两位班长牺牲, 两名战士受伤。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4页)

  1945年初, 日伪军被围困在县城内, 处境十分困难, 尤其是伪军连饭也吃不上, 纷纷开小差逃跑。日军为保住县城, 在县城东堤口的东阁门上安了一个据点, 驻伪军一个多排。

  东阁门是单县外城( 护城堤) 的东城门楼( 春秋阁),高20多米,巍峨高大,非常壮观,据说是明朝的建筑。站在东阁门楼上, 可以俯瞰单城东十几里。

  1945年4月初, 县大队两个连接受了拔除东阁门据点的任务。当时分析:如强攻, 不仅伤亡大,而且很难奏效, 决定采取智取的办法。于是精心组织了伪装夜袭。一天晚上, 县大队两个连秘密向护城堤靠近, 越过单城东南堤角的天台进入护城堤内, 隐蔽前进向东绕到东阁门后, 在阁门洞内隐藏起来。另以4名县大队队员冒充敌便衣, 携带短枪叫门喊道:“我们是跳城出来催粮的, 有一个兄弟跳墙摔断了腿, 先寄存你们这里, 等催粮回来再带他回城。”伪装摔断腿的战士还大声呼喊叫痛。伪军哨兵从门缝里看了看, 见只有4个人, 信以为线个人进去。门刚开, 队员便用手枪抵住了哨兵的胸膛, 缴了他们的枪, 登上了东阁门城楼, 城楼上的哨兵以为上来的是自己人, 糊里糊涂地被缴了枪。这时, 大部分伪军尚未发觉,还在睡大觉。队员向他们喊话, 令其缴械投降。敌人从梦中惊醒, 乖乖地到外面集合缴枪。县大队一枪未放, 拿下了东阁门。俘伪军40余人, 缴长、短枪40余支。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4-505页)

  1942年底,单北芳桂集据点驻守伪军两个中队, 并有日军一个小队驻在村北头碉堡方城内, 他们不断配合单城日伪军进行“扫荡”, 经常到芳桂集抓人, 抢粮, 欺压群众。单北抗日军民常对其采取武装打击、政治攻势, 派敌工干部打入其内部, 进行争取瓦解。1945年5月30日, 湖西地委、军分区对芳桂集日伪据点的伪军下达最后通牒:“如不起义, 就武力解决。”当日黄昏, 金曹县大队、芳桂区中队、九冢乡基干队在大队长李荆山、县敌工部长李长法、芳桂区委书记张学信、九冢乡长孟杰等带领下, 进入预定阵地, 做好了拔除该据点的战斗准备。夜10时许, 敌工干事李同升、敌工部长分别做伪区长司凤芝和伪军中队长的争取工作, 不多时, 司凤芝带一个中队宣布起义, 接着, 刘延风、刘延龄带另一个中队也到广场集合。一枪未发, 芳桂集150余名伪军全部起义。不几日,日军小队撤至县城, 当地群众随即将芳桂集日伪据点碉堡拆除。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5页)

  1945年,湖西地区各县日伪军时常到抗日根据地抢粮拉户, 制造惨案。为彻底粉碎敌人的抢掠活动, 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扩大解放区, 军分区决定围歼金单公路线日夜,金曹县大队包围了鸡黍集据点。21日上午, 驻单城日军45人、伪军150余人增援鸡黍集, 当进至邹庄、童庙一带时, 遭金曹县大队及民兵两面夹击, 敌人仓促应战, 退至童庙。经激烈巷战, 将敌压在左世伦、左世春家前后两院内, 敌依靠院落土楼据守。县大队几次未能攻下, 乃派人向九团求援。

  次日上午, 当九团强攻童庙正进行土工作业之际, 金乡日军30余人、伪军800余人赶来增援。进至李桥, 九团一营阻击, 将伪军全部击溃, 歼灭日军一部。

  下午6时, 九团二营四连开始强攻童庙守敌, 一举攻下东北角炮楼,迫使伪军全部投降, 监视伪军的两名日军被俘, 并把日军压缩到院中楼内。因子弹短缺, 攻击暂停。

  深夜, 四连第二次组织强攻, 双方展开房顶争夺, 白刃格斗。战斗持续4个多小时, 击毙日军十余名。同时, 四连也有相当伤亡, 再次撤出战斗。

  此战, 前后历时5天, 共击毙日军50余人, 俘日军上野高太郎等6人, 俘伪军300余人, 缴获机枪4挺、步枪200余支, 攻克鸡黍集据点。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5-506页)

  1940年前后, 李子仪在其伯父李文斋( 山东省党部书记长)的支持下, 招兵买马, 建立了曹县保安二十四旅, 自任旅长, 在东马庄安营扎寨。

  为了打击李部反动气焰, 保卫抗日根据地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冀鲁豫军区部队在司令员率领下, 于1943年8月一举击溃李部。李子仪不甘心失败, 又收集散兵, 集结曹永年、刘西轩等,重建了二十四旅。该旅辖两个团共1300余人,拥有五指炮( 土炮改造)30余门, 轻机枪30余挺, 步枪800支, 长矛400杆。

  1944年5月6日, 李旅部及其主力进驻东马庄, 曹永年、刘西轩部分别驻西马庄和大刘庄。李子仪为巩固其据点, 将20余户村内群众赶走,扒民房百余间, 抓丁拉夫, 挖沟筑堡, 筑起一道高3米、宽1米的围墙。墙上枪眼密布, 四角均有一个砖质碉堡, 每面墙中间设有一个炮楼。又在围墙内筑起1.5米高的矮墙, 每10米挖一个掩蔽部。在围墙外, 挖有两道宽6米、深5米的围壕, 壕底埋设尖桩, 门口架设吊桥。李还勾结日伪军在虞城和东马庄之间的袁寨安设了日伪据点。

  李旅自恃工事坚固, 人多势众, 又有虞城日军支持, 较前更为猖狂,经常深入抗日根据地抢粮拉户, 杀害抗日干部群众, 仅1945年4 ~ 6月间, 就杀害农会长、村长等70余人。

  1945年6月, 冀鲁豫军区命令十分区组织力量, 拔除东马庄据点, 其兵力部署是:十分区由李金起、刘星负责指挥,二十团主攻东马庄,十八团和临河县大队攻打袁寨, 成武、曹县两个县大队负责担架等。参战部队共计2800余人, 指挥部设在李新集。6月27日晚, 各部队进入预定阵地。

  28日上午10时许, 战斗打响。二十团首先突破敌外围防线, 将李子仪旅武术团击溃, 继而从南门进攻。当冲到第一道壕沟时, 敌组织重火器严密封锁。二十团突击受阻, 为减少伤亡, 相机突入,暂停攻击。

  次日, 调整部署, 当晚10时发起攻击, 连续三次进攻均未成功。至拂晓, 才击毁东马庄西南角的炮楼, 打开了缺口, 但天已渐亮, 不便冲击,攻击即停。

  29日夜11时, 十八团和临河县大队攻打日伪军据点进展顺利, 一举全歼守敌。遂撤至黄河南岸大堤, 待机打援。

  30日上午9时, 驻虞城日军80余人、伪军1000余人增援东马庄。当进入伏击圈时, 十八团和临河县大队英勇阻击, 毙日军7人, 俘虏30余人,毙伪军数十人,其余日伪军败退虞城。中午, 李子仪得知日伪军溃败回城,待援解救无望, 军心动摇, 妄图乘机突围逃窜。他们刚出寨门, 即遭迎头痛击,被毙伤一部, 残敌逃至韩庄前, 又被骑兵截击。敌人调头东窜, 遭驻焦庄部队奋力阻击, 敌又转向南逃, 十八团迎面杀来, 敌人见四面被围, 突击无望, 乃缴械投降。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6-507页)

  1945年夏, 驱逐日军光复单城的条件日益成熟, 湖西地委和军分区司令部决定: 收复单城。

  分区九团和单县大队受领任务后, 积极进行战前练兵, 做攻城准备。1945年7月5日, 即预定攻城的前一天, 敌人发觉攻城动向, 从早晨到中午四门紧闭, 作逃跑准备。午时, 敌人开西门向成武撤逃。九团立即从城南、城东逼近单城, 单县大队从城北、城东向单城急进。待到达时, 敌人已全部撤离。九团一部进城内, 搜索逃散的伪军, 接受敌伪物资, 另一部追击日军。敌人且战且退, 九团猛追猛打, 一直追到成武县附近才撤回。在追击中,俘伪军一部, 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其他物资。经此打击, 伪军逃散大半。至此, 被日伪军侵占7年之久的单城宣告光复, 单县城内一片欢腾。第二天,中共单县党政机关移驻单城, 清查敌伪分子,赈济民众, 动员民工拆除敌设工事、据点和城墙。

  (单县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单县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第1版, 第50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