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 >

七旬老人盼为烈士父亲立碑(图)

发布日期:2021-11-12 09:37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前,现居济南的原籍邹平县韩店镇旧口村释女士打进本报热线反映,邹平县烈士陵园要给旧口村的烈士们立碑,现在碑已经发到了村里,但没有自己父亲的。针对已经70多岁高龄的释女士“渴望烈士父亲能有一块碑的愿望”,邹平县烈士陵园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条件符合将尽力满足”。

  据释女士介绍,她的父亲释修儒是1939年的烈士,她的母亲在父亲死后两三年也病逝了,生于1937年的释女士从小跟着奶奶生活。从父亲牺牲后到1952年左右,她们家还发过300多块钱的抚恤金,她的奶奶每月能领到3元补助,直到1989年全家从旧口村搬到济南定居,村里也一直把她们家视为烈士家属,每年给贴春联,“我父亲是在周村牺牲的,但没有找到尸体,只在旧口村东边有个空墓穴跟我母亲埋葬在一起,逢年过节我们家人都会到旧口村祭奠。”但是,释女士近来听说县里要给烈士立碑,回到老家一看却没有父亲释修儒的。“我们觉得,父亲作为烈士可否能有一块证明身份的烈士碑。”释女士告诉记者。

  记者电话采访了旧口村李新林书记,据李书记介绍,他们村原有烈士21位,但这次县里给烈士立碑,只给了11块,包括释女士父亲释修儒在内的其他烈士则没有碑。“县民政局的说法是在烈士英名录上有记载且安葬地点在邹平县内的烈士这次才有碑,名录上没有名字及不在邹平县安葬的烈士目前则没有。”李书记说,“释女士父亲的烈士证等能证明身份的材料丢失了,我给他们开了证明信,他们去县里民政局查过。”

  释女士告诉记者,县民政局工作人员为她查找了1981年的一份烈士名录,上面没有父亲释修儒的名字,只有一位“释修池”的名字与“释修儒”接近,但无法证明“释修池”就是“释修儒”。

  邹平县烈士陵园“如果政策允许,条件符合,将尽力满足释女士愿望”

  针对释女士反映的情况,记者向邹平县烈士陵园进行了核实。陵园一名工作人员专门查询了1981年邹平县人民政府编纂的《山东省邹平县革命烈士英名录》,英名录显示,韩店镇旧口村登记在册的烈士共有20位,没有“释修儒”的名字,只有一位“释修池”。其中,在邹平县境内埋葬的有11位,其他9位分别埋葬在周村、济南、莒县等地。“这次立碑的烈士名单是对照1981年山东省统一编纂的英名录,并且在邹平县境内埋葬的烈士,这也是旧口村只有11块烈士碑的依据。”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另外,英名录上的20位烈士,加上释女士的父亲释修儒,可能就是旧口村21位烈士的来历。”

  《山东省邹平县革命烈士英名录》关于释修池的记载为,籍贯旧口村,1938年参加革命,1939年在周村战斗牺牲并安葬在周村。名录记载信息基本与释女士讲述一致,那么“释修池”是否就是“释修儒”呢?“由于年代久远,英名录的烈士信息记载可能不是十分准确,但释修池和释修儒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目前,我们也无法核实。”这名工作人员说。

  针对已经70多岁高龄的释女士还是希望父亲能有一块烈士碑的愿望,这名工作人员表示,“我们理解释女士作为烈士后代迫切希望给父亲立碑的心愿,但是限于目前为烈士立碑按照英名录名单及邹平县境内埋葬这一属地管理原则,我们还不能即刻为释女士父亲立碑。如果可能,释女士及家人可以带着相关证明再来邹平县民政局和烈士陵园核实下释修儒及释修池的资料,如果政策允许,条件符合,我们一定尽力满足释女士的愿望。”来源齐鲁晚报)